巨额的政治和财政成本,是美国不敢将美伊事态升级的主因

韩和元 原创 | 2020-01-10 22:38 | 收藏 | 投票

 来源:政经天一楼主韩和元(ID:phanson001)

作者:韩和元

摘要:美国两难:打吧,阿富汗伊拉克的前车在那——占领容易,有效统治却很难,为了维系占领成果,它就得支付巨额政治和财政成本。自9.11以来,美国已经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支付了近6万亿美元的巨额成本。如果美伊一旦开战,它或将得再支付近10万亿美元。不打呢,伊朗又确实难缠,它赌你不敢开打,所以一直在羞辱你、挑衅你。


1


2020年1月3日,美军动用无人机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上空实施空袭,炸死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“圣城旅”指挥官苏莱曼尼。

作为报复,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8日向伊拉克境内驻有美军的两个基地发射数十枚导弹。

针对伊朗袭击美军驻伊拉克基地这一事件,美国总统特朗普,于美东时间2020年1月8日上午11时许(北京时间9日凌晨0时许),在白宫发表全程仅10分钟的全国讲话。
 
特朗普在讲话中表示,美国在伊朗袭击中没有人员伤亡。“没有美国人在昨晚伊朗的袭击中受到伤害。”他说:“我们所有的士兵都很安全,我们的军事基地仅受到很小的破坏。”
 
特朗普在讲话中形容苏莱曼尼是“世界头号恐怖分子”,“他训练了很多恐怖分子,包括真主党,并针对平民发动恐怖袭击,他在整个地区怂恿了多场血腥内战,他还恶意伤害和杀害了数千名美军士兵”。
 
特朗普还说,美军已为一切局面“做好了准备”,但就目前而言,“伊朗似乎有收手的迹象”。
 
“我们的导弹很大,很强,很精准,致命且迅速”,特朗普说,“事实是,我们有这支伟大的军队和强力的装备,但不代表我们必须使用它。我们不想动用军队,美国力量,包括政治和军事力量已经构成最好的威慑”。

几乎是与此同时,伊朗外长扎里夫发推称,自卫行动已经结束,我们不寻求战争。扎里夫称,我们不寻求(局势)升级或战争,但将保卫自己不受任何侵略。
有人据此而得出一个结论:美伊问题之所以没有进一步恶化,即美国没有对伊朗实施进攻,原因在于,在美国的强大武力威慑下,伊朗认怂了。

对于这个观点,我们大可一笑了之,原因端地简单,在博弈中,从来都是占有优势一方具有主导权,而不是相反 。就如当年,蒋介石一再对日本认怂,日本侵华的脚步并没有因此而停止。

同理,在美伊的这场博弈中,占据绝对优势的美国,如果不想放过伊朗,那么,不管伊朗如何认怂,战事还是不可避免,伊拉克基地受袭更是一个难得的战争借口。

 

2

 

 

那么,美国为何没有将事态升级?俄罗斯等大国的因素肯定存在,但绝然不是主因。很简单,如果俄罗斯是美国不参与他国事务的因素,那叙利亚也不至于弄成这样。可信的解释是,美国还没有做好战争的准备、它有太多顾忌、它投鼠忌器。

首先需要注意的是,现在的伊朗,绝不是当日的萨达姆伊拉克。当年,萨达姆政权的社会结构是,人数占绝对多数的什叶派(人数占比高达60%),是被人数处于少数的逊尼派(萨达姆就是逊尼派)所统治的。而由于两个教派存在很深的历史恩怨和利益纷争,萨达姆政府对什叶派人士进行打压,而广大的什叶派和库尔德人基本上没有参与伊拉克政府的权利。决定了萨达姆政权的统治基础不稳。而反观伊朗,显然没有这种顾虑,该国国民的绝对多数都是什叶派信徒,更重要的是,近千年来,伊朗就一直扮演着什叶派大本营的角色。


其次,于地形地貌而言,伊拉克全是平原,而反观伊朗,伊朗的地理特征是多山,国土的大部分都在伊朗高原上,是高原国家,海拔一般在900-1500米之间。多山使得伊朗易守难攻,古代历史上伊朗因为易守难攻的地理优势,强盛时势力可以居高临下进入两河流域、中亚草原及印度河流域;衰落时可以固守伊朗高原。在这一点上,其与帝国坟场——阿富汗更具相似性。二者都是山地国,具有战略纵深,适合打游击。更重要的是,伊朗的国力和民族自豪感,显然要比阿富汗强太多。

无可否认的是,一旦开战,以美国目前的军力,就是伊朗,其国防军与革命卫队等正规军事力量,也不可能支撑太久。但可预的是,一旦美伊战争打响,它们肯定会利用自己国家的地形地貌,像当年的塔利班一样,朝山区退却。但也正是因为,它会退到山区,化身为游击队,玩be water战略,美军会在持久战和人民战争中,像如今阿富汗的美军一样,疲于奔命。说实在的,阿富汗可以说是将克劳塞维茨的持久战实践的最好的国家。它靠着这一招,不独拖垮了英国,还拖垮了苏联,如今又令美国深陷其中,也正是因此,它获得了帝国坟场的殊荣。

2018年11月14日,美国布朗大学当天发布了一份题为《战争代价》的年度报告。报告称,自“9·11”事件以来,美国的战争开支已高达近6万亿美元(约合41.6万亿元人民币),战争直接导致约50万人丧生。

该报告是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和公共事务研究所学者内塔·克劳福德的一个项目,由35名学者、法律专家、人权从业者和医生共同完成。他们从2011年开始跟踪“9·11”事件之后美国在战争中所付出的人力、经济和政治成本,以此评估战争代价。该报告列出的战争开支数据不仅包括阿富汗、伊拉克、叙利亚、巴基斯坦等战区的开支,还包括美国国防部获得的战争拨款、国务院与战争相关支出、参战老兵医疗费用、因军费举债产生的利息、国土安全部预防恐怖主义袭击的费用等。

报告指出,美军目前在76个国家和地区开展“反恐”活动。截至2019财年,美国自“9·11”事件后的战争经费支出共5.93万亿美元(约合41.1万亿元人民币)。其中,战争直接支出约2万亿美元(约合13.8亿元人民币),因战争增加的常规国防预算9180亿美元(约合6.4万亿元人民币),老兵医疗费用3530亿美元(约合2.4万亿元人民币),国土安全部预防恐怖主义袭击支出9240亿美元(约合6.4万亿元人民币),因军费举债产生利息7160亿美元(约合4.96亿元人民币)等。

在美国的战争开支中,老兵津贴、残疾补贴开支和战争债务利息成本的比例将越来越大。报告称,如果美国在阿富汗、伊拉克、叙利亚等国的战事继续,老兵治疗费用和债务利息会持续累加,预计2023财年前总支出将再增加8080亿美元(约合5.6万亿元人民币)。

事实上,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委员杰克·里德就曾指出:“我们通过举债为战争和军事行动筹款,而不是要求民众直接为国防作贡献,结果必然是沉重的财政负担。”

 

 

3


而这正是令美国为难的所在。打吧,阿富汗、伊拉克的前车在那——占领固然是极为容易的,但要想对伊朗这样的国家实施有效统治却很难(题外话:美国为何占领了德国和日本结出了硕果,但占领了阿富汗和伊拉克却弄得一头包?首先,这或许真需要从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着手了。德国,本就是新教文明的发祥地。而日本在福泽谕吉推动下,逐步的脱亚入欧。而阿富汗和伊拉克等穆斯林地区,却顽强的继承着中世纪的传统,同时继承的还有基督徒与穆斯林千年对抗而带来的宗教仇恨。其次,诚如我的朋友,身处美国的国栋兄所言及的:二战胜利,美国占领德国、日本具有正义性,而占领阿富汗、伊拉克算是侵略)。为了维系占领成果,它就得不停支付巨额政治成本和财政成本,而这些地方还真是个无底洞,继续下去,还不知道得花多少银子。可不打呢,伊朗又确实难缠,它赌你不敢开打,所以一直在羞辱你、挑衅你。以至于弄的美国,是打也不是,不打也不是,进而陷入目前的困境。基于伊朗比阿富汗和伊拉克更难对付这一国情,一旦美伊事态失控,再加通货膨胀这一因素,美国可能将会为占领伊朗,而要支付近10万亿美元的巨额成本。

 

 

4


但无论如何,目前的美国都在日益偏离当年(1895年)所制定的马汉路线。马汉在分析英国模式后,得出一个结论:当时的英国之所以日薄西山,一个重要原因是它的殖民地模式,让它陷入了严重的成本危机中:你占领一块殖民地,确实可获得原料和市场这些收益,但同时你也将为此支付巨额成本——首先你得增加大量统治成本,如军费及治安支出,以防止他国抢夺和殖民地人民的反叛(美国就是例证)。而你占领的越多,那么,你在相应领域里支付的就越多,以致将你彻底拖垮。也正是基于基于节约政治成本和财政成本的考量,马汉提出美国需要建构一套有别于大英帝国模式(大量占有殖民地)的国家形态。


 

5


最后说句不是题外话的题外话:如果美国真的愿意开战,对中国乃至世界经济而言,都将是利好。因为美国不得不将精力由国际贸易冲突,转移到整个中东去——在那里,除它将与伊朗战斗外,还将面对来自同属什叶派主导的伊拉克的威胁,此外还有塔利班的袭扰。

个人简介
每日关注 更多
韩和元 的日志归档
[查看更多]
赞助商广告
价值中国网 - 中国领先的财经商业新媒体(金融投资·新兴战略产业)- 实名制·专业主义·股权共享